曲艺创作  
方言小品《婚 俗》
上传时间: 2014-4-17    文章来源: 本站    浏览次数: 2028   

人  物:张三 新郎  25岁

懂礼仪:男  28岁   张三的朋友  在朋友中说话有威信

(张三结婚的“夫头”)

曾讨贤:男  23岁  张三的朋友(张三结婚的夫子)

穆文化:男  22岁  张三的朋友(张三结婚的夫子)

 

幕启:

曾讨贤家的客厅,曾讨贤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边玩手机游戏边自言自语地说,明天张三就要结婚了,这回一定要好好让他高兴高兴,昨天家跟穆文化说了今天12点钟到我家来商量商量,(看手机上的时间)现在时间快到了,我哥们应该来了吧。

穆文化:(从舞台右边急匆匆地上)昨天曾哥说今天12点钟到他家来商量张三结婚帮忙的事情,我差点搞忘了,(看手机时间)现在刚好12点,还好,没有迟到。(敲门)曾哥、曾哥在家吗?

曾:是哪个嘛?我在家,门冒关(岸)你(管)进来吗。

穆:(进到客厅)呵,曾哥在家哟,你叫我来不是商量张三结婚帮忙的事吗?你看,我们啷个帮才让他高兴啊。

曾:啷个帮,现在结婚时兴打花脸(包儿),我想我们在搞一些花样出来,现在不是提倡创新吗。

穆:啷个创新法吗。

曾:我们让他来个先在他天上飞,后在地上有人追,你看行不行。

穆:(不明白),啷个天上飞?啷个地上追法呀?

曾:这你就吧晓得了,天上飞就是让他头上带上这个(从桌子下面拿一幅乳罩),这不就像飞行员吗,飞行员不就是在天上飞吗?

穆:呵,原来是这样天上飞哟,那地上有人追又是啷个追法呀。

曾:地上追方法就更多了(从桌子下面拿一把剪刀,三瓶油漆,一瓶白乳胶,一把拖把),你看,这剪刀先把新郎官的裤子剪成一条一条的,这油漆有红、黑、白三种,先把新郎官脸上涮红油漆,让他先当关公,然后才涮黑油漆,让他又当包公。

穆:那上白油漆又当哪样啊?

曾:嗯、上白油漆(慢)就成了曹操了撒。

穆:那不如三种颜色的油漆加上白乳胶,把他涂成窦尔敦算了。

曾:要得、要得,你真是太有才了,你这个主意不错,你想啊,新郎官穿的是条条裤,的是大红脸,在老一把拖把在上走,是不是有人追呀。

穆:对头,新郎官的这身打扮,就像丐帮的头领一样,肯定有人追,(有些犹豫)但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。

曾:不过分、不过分。

张三:(忧心忡忡地上)明天我就要结婚了,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喜事,但现在不晓得从哪里传来的烂风气,把新郎官搞的象叫花子一样,穿的巾巾吊吊,头上带个乳罩,脸上浮得象个花猫,一想起这些,就有些害怕,还不晓得我那帮朋友啷个打整我法哟,明天要让曾讨贤他们给我当夫子,帮我搬东西,现在我到他家再提醒他一声,别搞忘了。哦,到了。(喊)曾讨贤、曾讨贤在家不?

曾:是新郎官吗,门冒关,快进来。

张:(进到屋里),哦在家哟,穆文化你也在啊。

穆:我还在和曾哥商量明天给你帮忙的事。

张:那太感谢了。

曾、穆:感谢哪样哟,都是好哥们。

张:明天帮忙的事,你们都商量好了?

曾、穆:商量好了、商量好了,保证让你明天高兴。

张:那明天吧打我的花脸猫撒。

曾:不打花脸猫、不打花脸猫那种做法太不文明了,文明让你打扮成飞行员,然后再把你化妆成演员,演关公、包公、曹操、丐帮头领。

穆:对、对,不打花脸猫,就换一种方式。

张:(一头雾水),结婚还当飞行员、演员,那我不是还成明星了。但我不晓得你们是啷个让我当飞行员、演员的。

曾:当飞行员就是把这个(拿出乳罩)带在头上,你说像不像飞行员呀。

穆:当演员就是用这个(拿出油漆)给你化妆成关公、包公、曹操。

张(有所明白),那你们还不是要打花脸猫哟。

曾、穆:不是、不是,是换种方式,叫法不一样 。

张:(显得无奈地)哪样不一样哟,你们这不是成心让我出丑哦,这婚我不结呢

曾:不结了,那哪个来当新郎官呀。



张:我看,你(管)来当新郎官算了

曾:我当,我要明年才结婚,现在还不能当。

张:(哀求地)好兄弟,你们别这样打整我行不。

曾,穆:张哥,我们不是打整你,主要是让你高兴高兴,

张:你们让我高兴高兴,我高兴得起来吗?我被你们弄得象叫花子一样,哪里还象一个新郎官,弄成哪个样子,只怕我的未婚妻都要吓得晕过去。兄弟还是不要那样打整吧。

曾。穆:不行,我们已经商量好的,就按这样办。不过按规矩,我们还得听夫头的。听说你请懂礼仪的给你当夫头,那我们是不是请他来,听听他的想法怎么样(曾手机响,懂礼仪的电话)

曾:说曹操曹操到,懂要来电话了,喂,董哥呵,在,在,我们正在商量明天帮忙的事呢,你是头,你说啷个我们就啷个,好,我们等你(挂电话)。

董:(从台右上)明天张三结婚,喊我董礼仪给他当夫头,我得赶紧到曾讨贤家跟他们商量商量,怎样帮好忙,哦到了,(喊)曾讨贤,曾讨贤,人都到了吗?

曾:(在屋里回答)董  ,人都到了,新郎官也在,快进来吧。

董:(进到屋里)呵,你们都在哟,明天张三就要结婚了,作为朋友,我们一定要让新郎官高兴哟。

曾,穆:那是,那是。

曾:我和穆文化都商量好了,一定要让新郎官高兴。

穆:是,是,都商量好了。

董:新郎官满意吗?

张:(欲言又止)

曾,穆:(抢着说)满意,满意

董:真满意吗

曾,穆:真满意,真满意

董:那好,把你们商量的意见说给我听听

(曾,穆抱着说,但是曾抢到了说的机会)

曾:我说,我们就是想把新郎官打扮得漂亮、时尚一点。

董:啷个漂亮时尚法

曾:就是(看了看穆文化,然后小心翼翼地)就是想把新郎官先打扮成飞行员,然后再化妆成演员

董:呵,啷个打扮成飞行员和演员法,是不是又给新郎官打花脸猫哟。

曾,穆:(曾,穆互相看看做了个鬼脸)不是,不是,我们是换一个方式

董:那你们先打扮给我看看,我看如果行,我就同意你们这样做好吗?

曾,穆:互看对方,然后线相推。

曾:穆文化,你打扮一下给董哥看哈嘛。

穆:不,曾哥还是你打扮给董哥看嘛。

曾,穆:(互相推托)你打扮,你打扮

董:好了,好了,让新郎官给你们两个都打扮我看看。

张:要得,我听董哥的,我给他们打扮打扮(去桌子拿油漆,这时董礼仪看到张手里拿的油漆忙问)

董:张三,你手里拿的是哪样化妆品。

张:是他们给我准备的红、黑、白油漆,还有白乳胶,就是用来糊我脸的。

董:好啊,你这两个砍脑壳的,明明是想给新郎官打花脸猫,还说给他化妆当演员,你们真是想得出来,还用油漆,你们不如用铬铁在新郎官脸上铬还要明显点哟。

曾,穆:用铬铁铬,不敢,不敢,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

董:负法律责任,那你们用油漆糊新郎官的脸,同样会造成伤害,一样要负法律责任的。

曾,穆:不会哟。

董:不会,你们晓不晓得有个县一对新婚夫妇在结婚那天,被朋友脱光了衣服,涂上油漆,事后,新郎用汽油清洗身上的油漆时,因电子打火引起了全身被火严重烧伤的恶果。最后帮忙的朋友也进了班房,这本来是一件喜事,但确毁灭了一个家庭,造成别人终身残疾,把自己一时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,这还算是朋友吗?

曾,穆:(短时无语,好象做错事似的)那董哥,你说啷个办好呢?

董:我说啷个办,我说这种不文明,庸俗的事只有那些没有教养的人才做得出来。将心比心,你们结婚,人家象这样打整你,你们干不干。

曾,穆:象那样打整我,天王老子都不干。、

董:既然你们都不愿意,新郎官就愿意吗?

张:我肯定不愿意。

董: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干的事,为什么要这样做呢。树文明新风,做文明人,是我们年轻人应有的责任(面向观众)观众朋友们,你们说对不对呀!

曾、穆、张:董哥说得对,树文明新风,做文明人,是我们年轻人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张:董哥,今天,真是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,我明天就惨了。

董:放心吧,你既然请我当夫头,我就决不让他们乱来,不让他们做不文明的事情。(转向曾,穆)我是夫头,你们听不听我的。

曾,穆:(恭敬地)我们听,我们听。

董:那还不把你们准备的东西摔了,我们齐夫去。

曾,穆:要得,我们齐夫去。

主办单位:务川自治县文化馆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黔ICP备13002626号-1

联系地址: 务川自治县都濡镇丹砂大道  联系电话:0851-25629558 技术支持:贵州永恒光科技有限公司